会址:广东省梅州市梅江区江北南门考院前13号
联系电话:2226782
邮政编码:514000
网址:http://www.dharmkosh.com    "/>
梅州江夏文化研究会
搜索
 
研究会

关于庆吉公以下插入五代谱系之我见

浏览数:152 

   本站声明: 欢迎投稿(请发至研究会邮箱:mzjxhs@163.com),共同探考。所有探讨性文章,本站不持立场,仅供宗亲们研判和参考。



关于庆吉公以下插入五代谱系之我见

黄文

  去年冬至祭祖,蒙钦怀宗亲之厚爱,亲手交了一份谱系资料给我。拜读之余欣慰与质疑并存。欣慰者,感谢蕉岭江夏文化研究会宗亲不矢劳苦查对谱料,终于搞清了城公与程官部的关系,有力地推翻了重庆黄某的武断和有些族谱记载我祖是城公的假说。为梅州黄氏宗亲做了一件大好事。质疑者,是对庆吉公以下插入五代之认可,尚有分歧。不敢苟同。现奉上本人之管见,以资宗亲商榷。

  一、使用谱应以历史年代最早为好

  研究谱史世系,应采用历史年代最早的,这才具有说服力。越近代的可能水份越多。我和铁华宗亲编辑的《广东梅州市梅江区誌今公(水南篇)黄氏族谱》第八十一页和八十二页,就有大明宣德七年壬子岁秋月吉旦,赐进士出身、潮州通判、前翰林庶吉士方熙撰写的“古梅州黄氏族谱序”和“梅州黄氏族谱序”两篇。其中“古梅州黄氏族谱序”,是明正统元年,一日大学生广溥同其兄淳(皆为庆吉公第九世孙),求庶吉士方熙写的黄氏谱序。谱序中说得很清楚,“……僚始祖也……生庆吉……生日新……生文焕……生淑敬……生佐才(德彝)……生伯一,官翰林侍讲……生震卿……生祖全、生广淳、广溥。而八十二页的“梅州黄氏族谱序”也有说,……前先祖讳淳偕弟溥,大明宣德年间为国子监、大学生、清有谱序二篇,叙德详明尽致,我一代祖僚公,字良臣、号海虎(南宋,又载唐敬宗)举进士,官拜大理寺臣,后升琼州府尹,……生四子(庆吉、庆华、庆荣、庆寿)长名庆吉,字庭政,晦迹不仕,原居程江故籍……二世庆吉公生四子曰日新……生文质、文焕、文宝……文焕公生一子名淑敬公……生四子:德彝、秩彝、祖彝、不止(子)彝。德彝公字佐才……任龙溪知县、升授汀州路判。……生三子:伯一、伯六、伯九。……伯一公号时斋,元延祐丙辰进士、官翰林侍讲。生三子:诚轩、震卿、延秀……震卿公生三子:祖全、官元、官保。祖全公生淳、溥……。这两篇谱序都出于明,比清乾隆、光绪早200多年。大概更有说服力吧!

  二、明朝跑到时间前面了

  据谱载:僚公生于南宁淳熙五年戊寅(1178)年,僚公二十岁生庆吉,则庆吉公生于1198年,寿80,卒年应在1278年后。又据历史年谱记载,元最后灭南宋,即陆秀夫抱昺帝投海时为1279年,即宋灭时庆吉公已死了(或死于宋灭后第二年)由庆吉公至镐京公生庭政有五代,这五代应有130—150年时间。历史上记载元朝在世只有97年,按时间推算,从宋灭经过五代130年至150年时间,已超出了整个元朝在世的时间,这时应是明朝而且是已开国20—50多年了。这说明蕉岭谱所载的庭政公生于元朝1296年的文宗时代,(庆吉公卒年为1278年)是很难使人信服的。

另外,从历史时间来说,从宋灭1279年到现在2015年(2015-1279)只有736年(经元、明、清、民国、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为果真再插入五代130—150年,则宋灭到现在应是(1279+130至150年+736年)2145年至2165年,显然时间跑到历史的前面了。同样,从裔孙世代推算,也会出现时间跑到历史前面的现象。据焕裔谱计算,共裔孙从庆吉公到现在(2015年)已有二十八世至三十一世,以一代25年,又以29世计算,历史已走过了(25×29世)725年,这与736年相比,只少了311年,这算基本准确,如果插入五代,也以25年为一代,则是(25×5+725)850年,比宋灭到现在(2015年)的736年,显然超出了一个元朝的历史时间还多,(850-736=114年)。也就是说时间跑到历史前面114年了。这也说明庆吉公以后插入五代是不可能的。抑或是为掩饰宗族内部那些不光彩之事,而不得不才这样做的。

  三、元朝从历史上抹去,焕裔却在元朝做官

  据焕谱序记载:焕裔在元朝至少有三代裔孙做了官。即:五代祖德彝公任龙川县尹、福建龙溪县知汀州路判;六世祖伯一公(河清公)出生于宋末祥兴元年戊午岁五月初十酉时,科第元延祐丙辰进士、官翰林院侍讲;七世祖震卿公任梅州仓大使。据上所述,南宋灭于1279年,元朝在世97年,为果在庆吉公后插入五代而生庭政的话,那么五代人就要有130至150年时间 ,则宋灭后即进入了明朝 。这样,历史上的元朝就被人为地抹掉了。焕裔从五代至七世祖共三代官员,也被人赶出了历史舞台,他们到到明朝去做官吗?梅州市梅江沤三角镇上坪黄氏祖屋所挂的“岁进士”、“按砚推贤”两块牌匾又将作为何解释?

  四、从 锷起谁迁出了梅州(程乡)

  从 锷到镐京生庭政,那一代又是谁人迁出了程乡至宁波慈溪?蕉岭收集的十几本族谱有记载吗?我看过的族谱就没有记载有关这方面的史料。蕉岭收集的部份谱史只说庭政公是元朝文宗天历从浙江宁波慈溪迁程乡石窟都,这就说不准这个“庭政公”是否是庆吉公的后裔了,而有又能是新迁放户与庆吉公无血缘关系的另一支黄姓人家了。不是入迁出,只听人迁入,这种谱史资料的可信度又有多高呢?

  至于“景升(久养)、保田又称保公,承轩实为同一人”的说法,这一考证也有存疑之处。景升、保田、保公是同一人这点无疑,但这里我却要指责编谱者人伦表尽,把上上祖当作父亲,真是令人发指。至于承轩这位,我不明白作者引自何朝何代人物,是否指梅县荷泗(荷田)之开基祖诚轩公?如是是那更为奇怪了,把庆吉公之第七代孙引当为父亲了,真羞然人也。我曾听火兴叔说过,荷田七世祖诚轩公的后裔,确实有将诚轩公转为一世祖的想法。因为当时诚轩公刚迁至荷田时,常遭畲族等少数民族驱赶,有时被赶至兴宁的径心等处,最后,好不容易才在荷田安定下来。后裔为显赫门第、壮大黄氏声誉,把八世祖的墓碑改为六世祖的墓碑,并把墓主人改为河清公,以争取梓叔的支持。其实河清公就是百一公,河清是讳百一是号。因在元朝考取功名,做翰林院侍讲,故河清改用号为百一。而黄河清的名字也第一次在梅县出现,第二次就在梅县三角地上坪步岗屶。成为该黄屋开基祖。故誌今公祠的世系记载中,荷田黄氏族谱少了两代,就是这个缘故。故所以承轩公怎么能说和景升(久养)保田、保公同是一个人呢?

  五、研究庆吉公的“政迹”可解决很多问题

  据谱载:庆吉公封尚书武部员外郎,因宋元混治、晦迹不仕(不是辞官,也不是致仕归田)的高级官员。尚书武部员外郎,大概等于今天的国防部高级文职参谋之类的高官。其晦迹不仕应是在1270年至1279年间(蕉谱说庭政公生于1279年),因这段时间正是宗元混治时期。“晦迹不仕”是有对抗朝廷,不满朝廷的因素,说不好有可能是宋元对峙时的逃离官兵。因为当时的局势是:元军大举入侵,宋军节节败退。元军占领了宋朝大部份国土。宋室官兵民众纷纷从临安(杭州)撤退,逃离到沿海岛屿。至宋端宗赵罡即帝的景炎三年戊寅岁(1278年)四月,赵罡死,群官以为宋室江山已无希望了,各自散去。当时,身任签书枢密院的陆秀夫及部份的群臣,力主立度宗皇帝之子赵昺为帝,改年号为祥兴。时昺帝才七岁。周年六月迁于崖山(即今新会县南40公里处),当时,宋朝官兵民众尚有20余万,多居于岛屿及船上。元朝之主忽必烈,深知宋主昺帝于海上,便发水兵二万余众,分道南下。次年(1279年)二月,宋军经过苦战损失惨重。陆秀夫见大势已去,宋室江山已到绝境,便先驱其妻入海,对赵昺说:“国事至此,陛下当为国死,德祐皇帝(恭帝)辱已甚,陛下不可再辱。”即负赵帝昺投海而死。昺帝时年八岁。至此,宋完全灭于元。由此推断,庆吉公大概是在1270年后决定的“晦迹不仕”的。也是时局命运所决定的。

  庆吉公为什么在宋元混治时“晦迹不仕”?这大概有两种可能:一、是朝廷腐败无能,自己抗元抱负无法实现,因而一气之下发誓”晦迹不仕“,离开朝廷回家;另一种可能是战场上节节败退,被元军赶得走投无路,与朝廷官兵、民众一起逃亡自威,于国于民无用,无脸见人,在无可奈何之下,崇信于“晦迹不仕”之名隐居,但又忧心重重。因此,有家不敢归(梅县西厢五马坊),而定居于蕉岭,并就地建为生人墓地─黄氏始祖庭政先生之佳城,以掩人耳目。

   “晦迹不仕”含有对抗、反对朝廷之意,是一种罪行。这罪可大可小。朝廷不追究就好说。若是朝廷追究起来是大罪。特别是国陷于危亡时刻,作为一个在前线作战的高官,临阵逃脱,这罪是很大的。若不是宋朝回天无力早早灭亡,是可以判处“诛连九族”的。这就引起了庆吉公本人及裔孙的惊恐与后怕。所以,千方百计进行掩饰,遮人耳目。在做好生人墓地之后,又从族谱上大做文章。首先是把庭政公漂白为从浙江温州、宁波、慈溪迁来的人(请记住这些地方正是庆吉公在前线指挥抗击元军的地方),是一个“诚厚好学、多才好义、乐于清逸、不求仕途,开基于怀仁乡石窟都”的大善人。(但仍脱离不了庆吉公的影子,即生二子日新、日升)。其次是在族谱上大做文章,编辑出版了多家版本的族谱,致使出现了庭政公有八位父亲的天大笑话,侮辱了祖先也。如有黄氏族谱中记载,“庆吉公僚公长子,号硕贞,号实吉(焕公谱序中的庭政被删去了,为五代后生庭政打下伏笔)东徽拜太子舍人,仕至朝议大夫,封尚书武部员外郎。卒谥忠庄,葬松口溪南,内有石志无碑记。时师嘱曰:此地葬后须待五世纪(可能是指五代人)方可择吉外竖碑。”这又为五代后生庭政作好了交代。五代130至—150年之后,庆吉公出过错时的宋、元两朝都成历史了,又有谁去追查?追查了又有什么作用呢?这是编谱者为掩盖庆吉公遇错的最好办法。是善意的谎言。其实,在过去年代,不论那个姓氏,为光宗耀祖,彰显门庭都会这样做的,也是无可非议的。但是最终是经不起历史和时间的检验,不是吗?加了五代后,元朝的历史不存在了,元朝做高官的黄氏裔孙要推到明朝去了。裔孙世代也多了,时间也跑到历史的前面去了。

  六、几个值得思考和探讨的问题

  焕裔的谱序中为何敢直言庆吉字庭政,即庆吉就是庭政,而且代系又写得这么清楚?这恐怕是焕裔至少有三代人在元朝做官有关,伯一公(河清公)还高中延祐丙辰进士,官至翰林侍讲高官。宋朝灭亡了,已无可能追究庆吉公的人和事,而是焕裔又有三代人在元朝做官,为元朝皇帝、百姓办事,还惧怕什么呢?学而优则仕,这是多朝多代都是这样选官做官的,天经地义,无可非议。因此,为我光宗耀祖,彰显黄氏门庭,正本清源。所以,在大明宣德七年,焕裔第九世孙广溥(大明宣德年间国子监大学生)偕其兄广淳,请身为时任潮州通判的方熙写下了“古梅州黄氏族谱序。”序中世系说得非常明白。“叙德详明尽致。”这是出于大明宣德七年,由高官潮州通判庶吉士方熙写的谱序,也是至今见到的梅州僚公系的年代最早的谱序。可信度大概是没有问题的。为什么到今日黄氏族人还在争议庆吉与庭政的问题?是否还有更早更老的谱史资料?如果有,那就不妨公布来,以资共同研究。

  文质公、文宝公裔孙修有族谱吗?是明朝还是清乾隆、光绪、民国修的,据我收集的谱史资料中,只见到丰顺文质公后裔和梅县南福文质公后裔,近年撰写的简谱(族谱),其中记载庆吉公字庭政,号希可,生于1198年,这和广西黄同声编著的谱史中记载的僚公生于南宋淳熙五年(1178年)戊寅岁,僚公20岁生庆吉,则庆吉公生于1197年,两谱记载的庆吉公出生年龄只差一年,文质公、文焕公及部份文宝公的谱史资料,都载庆吉公字庭政。

政这辈的黄氏裔孙,在潮汕一带很多。在梅州程江也有政字辈的裔孙。据调查,他们都说是上祖从潮汕迁来的,与焕公裔谱对不上号。据谱载:僚公次子庆华、字天福,号达何,任惠州府龙川县知,至大明正德年间,迁下潮城居置。这五代镐京公生的庭政七子,莫非是僚公次子庆华的后裔?后人修谱为找宗源,接续世系,把潮州庆华的第五代孙讳庭政,套入梅州僚公长子庆吉字庭的庭政?抑或是梅州庆吉的后裔,为掩盖庆吉公的“遇错”,把相差一百多年的潮州庆吉公五代后裔镐京公生的讳庭政等七子,拉进梅州庆吉公字庭政的黄氏族谱?不然的话,为什么历史时间、朝代、裔孙所任官职、世系统统都对不上号呢?一个是讳庭政,一个是字庭政,为什么?

  以上是我个人之管见,毫无强加于人之意,只作资料供探索与研究梅州黄氏谱史之用。有作用用之,无作用弃之。若有误伤,恳请见谅。

焕裔第二十六世孙 黄文(逞中)

2015年春分

  作者黄文(逞中)是梅州江夏文化研究会荣誉会长(第一届副会长)。



  编者按:凡是以个人名誉发表的文章,只代表其个人观点。



文件下载
捐助编辑族谱千元以上宗亲“照片提交表”.doc
19.05kb下载
关于认真做好编修 《梅州黄氏源流总谱》工作的通知.doc
201.55kb下载
梅州黄氏人物登记表.doc
26.0kb下载
上一页
1
下一页